新华社播发文章 介绍鼓浪屿历史文化遗产保护成效

鼓浪屿,“美丽中国”一帧亮丽的风景画,蜚声海内外。享有“海上花园”和“万国建筑博物馆”美誉的这座小岛,静静地点缀在厦门市西侧的海域上。

万国缤纷的多样情调,鼓浪洞天的白沙蓝海,华洋相融的楼台庭院……在很多人的传统印象中,鼓浪屿是一个环境优美的休闲旅游岛。如今,“历史”“文化”“遗产”这些字眼,在这座1.91平方千米的小岛上,显得愈发重要。

今年2月,中国正式推荐鼓浪屿作为中国2017年申报世界文化遗产项目。对申遗核心要素予以提升和整治——成为这座小岛今年以来的头等大事。

步行至鼓浪屿海坛路和市场路的交叉口,一座名为“黄氏小宗”的闽南红砖厝宗祠引人注目。

55岁的郑重伟生于鼓浪屿,长于鼓浪屿,郑家的住所距离“黄氏小宗”不到10米。玩耍、晒甘蔗、做木工、打水……在这座建筑里,留存着郑重伟的诸多记忆。

“从我记事起,这里就是一个大杂院,很多户人家一起居住,只有一个出口……”郑重伟说。

当下,伴随着鼓浪屿历史文物古迹的保护修缮,在3个多月的时间里,这座沦为大杂院的宗祠修旧如旧,基本恢复了清代的原貌。走进“黄氏小宗”,古朴整洁的庭院映入眼帘,一块鎏金大字的木匾悬挂于祠堂之上,“松筠励节”4个大字苍劲有力。

与文物古迹保护修缮同步到来的,是鼓浪屿对岛上历史文化内涵的挖掘和展示。对郑重伟而言,变化的不仅仅是“黄氏小宗”的布局和环境,更有他对于这座古朴建筑的认知,一段鲜为人知的历史浮出水面。

1842年中英战争后,厦门被开辟为通商口岸,美国牧师雅裨理(David Abeel)来到厦门鼓浪屿,落脚居住在“黄氏小宗”,这里也被他当做一个简易的诊所来用,美国人在厦门开设最早的医院由此诞生。

“以前只知道这是一座宗祠,却不曾知道美国传教士在这里活动过。”郑重伟说。

供奉闽南民间神祇的种德宫前,坑洼不平的广场地面得到重整,400多年的历史碑刻得到维护;长年被闲置和遗忘的毓德女学经过改造,成为梳理鼓浪屿教育沿革的展示馆,向人们讲述着林巧稚、周淑安等鼓浪屿教育名家的励志故事;租界时代的公审会堂,违规建筑得以拆除,成为街道公共议事理事会场所……

如今,鼓浪屿53个文化遗产核心要素已得到修缮,旨在对其开展长效保护的遗产监测管理中心、遗产档案中心等体系也已建立起来。和郑重伟一样,很多鼓浪屿本地居民也是第一次了解到身边一座座建筑、一处处遗迹背后的文化内涵。

“一直以来,人们更多地是从风景上认识鼓浪屿。”厦门文史专家、鼓浪屿历史研究者吴永奇说,“鼓浪屿是中国古代海洋文化和近代中西交流的标本,是中国步入近代化历程的缩影,本土文化、租界文化、华侨文化在这里汇聚包容,诞生了大量影响中国文化的名人,如果把这些历史文化的因素忽略了,那就太可惜了!”

除了文物建筑修缮外,街区立面整治、市政设施改造、道路修补、绿化美化等也在同步推进。伴随着申遗进程的推进,抓紧把岛上一砖一瓦、一草一木背后的故事和文化内涵发掘和展示出来,成为鼓浪屿民众的共同心愿。

2017年夏季,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对鼓浪屿进行审议。这场从2008年启动的“申遗”目前已经进入最关键时期,郑重伟和吴永奇对此充满期待。

“我们希望鼓浪屿能够申遗成功,让我们能更好地认识这座小岛,更好地保护这座小岛,让鼓浪屿的旅游发展和文化传承并行不悖!”吴永奇说。

“申遗不是目的,保护才是根本。希望能够保护珍贵的历史遗产和文化场景,传承鼓浪屿历史的文化精髓,以及这一国际社区的文化多样性。”鼓浪屿世界文化遗产监测管理中心副主任蔡松荣说。(新华社记者 尚昊 付敏)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About the author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